笔趣阁 - 军事历史 - 舌尖上的大宋在线阅读 - 第1474章:接见黑山

第1474章:接见黑山

        李朝仁挨了骂,不过走出大帐的时候,他觉得挨的这顿骂很值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帅还是为了他们基层的将士们着想的,新的计算军功的法子,将会让水军的将士们得到更多的奖赏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好的事情是以后也不用费力去割人头了,以火为单位,以后大家宰了多少敌人,直接记录下来报给队正,让后由队正验证之后上报就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还愿意没事别着个人头在裤腰带上啊,就算不嫌沉还嫌那个味道臭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众将回去总结手榴弹在实战中的经验,史云留下来,把黑山族长的事情说给了杨怀仁听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怀仁对此很有兴趣,只是奇怪史云这种粗鲁汉子,啥时候也学会给别人当说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着史云说的吉婆人多么多么惨,杨怀仁越听越想笑,忍不住打断了他,“史云,吉婆人到底给你什么好处了,你这么用力的给人家当说客?”

        史云顿时憋的脸通红,“大帅可别误会啊,末将家里可是给我娶了媳妇的,我可没打算整个吉婆女人给我传宗接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怀仁笑笑,“知道你不好这一口,换了赵毗那小子,估计就不一样了,哈哈。好了好了,你也不用替吉婆人哭惨了,什么情况,我心中有数,你去把黑山请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山知道要见大宋的王爷和大军的主帅,事前也做了很多的心理准备,但刚才看到许多宋军将领走出大帐的时候,看着他们一个个虎背熊腰高大威猛的,还真是心中没来由的感到畏惧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史云走出大帐摆手示意他过去,他的心情更紧张了,低头这哈着腰走进大帐,头都没敢抬,先趴伏在地上给杨怀仁行大礼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怀仁瞅了瞅这位黑山族长,皮肤黑不溜秋的,人瘦的能看见骨头架子,一身衣服穿在身上晃晃荡荡的极不合身,脑袋顶上没有头发,看样子得有快六十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怀仁还是不太习惯别人给他下跪,特别是老人,就让他更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黑山族长不用如此多礼,你站起来答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山族长不敢动,脑袋微微斜着,眼神请示似的去瞅史云。

        史云道,“你看我作甚,大帅发话了让你起来答话,你便起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山族长这才颤颤巍巍爬起来,微微抬头去看大帐帅位上那位宋军大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看之下黑山族长心中很是惊奇,本以为宋军的将军们都一个个的威武强壮,宋军的大帅也应该是个昂藏凶悍之辈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等他看清楚杨怀仁的身材个头,还有那张斯文清秀的面孔,他大吃一惊,面前的年轻人也就是二十出头,样子非常和蔼可亲,完全没有凶恶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怀仁和史云也从黑山的脸色里看出来他的疑惑,史云怕黑山因为大帅长了一副书生样子便有所不敬,忙吓唬他道:“黑山族长,你是觉得我们大帅不够威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山忙道,“小人不敢,只是……天朝的大帅不太像是个军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怀仁微微一笑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史云道,“哈哈,我们大帅确实不像吾等是粗鲁军汉,但你可知道,我们大帅和我们这些粗汉们在一起同吃同训练,偌大的武德军之中,竟没有一个人是我们大帅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山怕得罪了杨怀仁,忙为自己解释,“小人没有别的意思,小人也知道人不可貌相,王爷能作为天朝大军的主帅,自然有常人不能的大能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史云道,“这你倒是说对了,我们大帅号称天煞星,到哪里哪里都要尸横遍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当年我们大帅带着不到三千大宋边军,在环州清平关上不但抵御了西夏最精锐的两万静安军的攻击,还凭借一己之力,斩敌近万,俘虏万余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交趾郡王对我大宋多有不敬,天朝陛下命大帅带兵前来交趾问罪,是誓要让交趾山河变色,尸横遍野的,你敢对大帅有不敬之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黑山族长吓得又伏跪了下去,嘴里大叫“小人不敢,小人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人家黑山也是心里觉得好奇罢了,哪里敢对宋军大帅不敬?

        但听史云这么一说,心里是真的怕了,想想一个人凭借一己之力可以斩杀西夏精锐近万,那得是多么大的本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一转念,想起宋军会法术的事情来,他立即便明白了,长得五大三粗的,自然是出力气打仗的军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能指挥这些军汉,又让他们服服帖帖的那个人,才是最厉害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人不要看他外表长什么样,只要会法术,可以引天雷勾地火虐杀敌人,那就是有大本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怀仁听着史云一个劲的把他吹上了天,心里觉得又好笑又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转瞬之间他也明白了,史云这其实是给黑山帮忙呢,他先拍好了马屁,等待会儿黑山哭穷哭惨的时候在站出来帮衬一把,让他也不好意思拒绝黑山的请求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史云这么做有胳膊肘往外拐之嫌,但从侧面也反映出一个事实,吉婆人可能真的很惨,要不然也不能让史云这样的粗汉这么上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怀仁笑道,“行了行了,黑山你赶紧起来吧,有什么话就直说,本帅可没工夫看你们俩唱双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史云赶紧闭上了嘴巴,黑山再一次站起来,看史云的目光里充满了感激,同时也觉得徐泾说得对,这位有本事的大帅,也确实像个心善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山把吉婆人这些年来受交趾人欺负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,更把他的种群的生存现状说的无比凄惨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怀仁光是听,就觉得很受触动了,哪怕事实只有黑山所说的情况的一半是真实的,那么吉婆人也值得他可怜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吉婆人吃虫子的事情,杨怀仁其实也不用怀疑,原始的人类就是这样的,在食物不充足的情况下,什么都可以成为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么说有点恶心,但原始的人类正是因为适应能力强,用那些虫子之类的东西为食,才渐渐有了从懵懂到开智的进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后世也有专门使用昆虫的宴席,就因为昆虫其实是富含大量活性蛋白的,对人的身体和智力发育都有很多的好处。